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頁 > 新聞中心 > 科教文衛 > 正文

何曉與他的東布爾琴

2019-04-02 10:59 伊犁日報  

這是一間十幾平方米的地下室,中午時分,陽光從南側小小的窗戶照進來,地下室迎來一天中最明亮的時刻。

219376_diel_1554114496332

這間小小的地下室,是77歲的錫伯族老人何曉的東布爾展覽館。60多把東布爾掛滿了四周的墻壁。這些東布爾,是何曉一生的心血,也是他生命中最后的牽絆。

坐在窗前的一把椅子上,滿頭白發的何曉拿起他最喜愛的一把東布爾,撥動琴弦。

陽光下,琴弦閃閃發光,萬籟俱寂。

在東布爾上花多少錢

一點也不心疼

幾天前,這間位于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中天·錦宏名都小區的東布爾展覽館才剛剛布置好。為此,何曉忙碌了近一個月的時間。

此前,這些東布爾都擺放在縣老干局的一間活動室,但因為無人看管,不少東布爾被損壞,心疼不已的何曉將東布爾全部拿回了家。搬家時,不少老朋友來幫忙。忙完后,他請大家伙吃了一頓飯,花了一百多元。盡管平時省吃儉用,可只要和東布爾有關,他就突然變得大方起來。“不管在東布爾上花多少錢,一點兒也不心疼。”何曉說。

219127_diel_1554109033418

東布爾是深受錫伯族人喜愛并廣泛使用的樂器,由共鳴箱、琴頭、琴桿、弦軸、琴馬和琴弦等部分構成,規格大小不一。共鳴箱扁平、呈長方形,與哈薩克族樂器冬不拉的琴箱較為相似,琴框用四塊梨木、杏木或核桃木等板料拼接而成,上下開有裝入琴桿的方孔,兩面蒙以松木薄板,面板中上部開有一個圓形音孔。琴頭和琴桿采用一塊長方形條狀的杏木、桑木制作,長度與琴身相同。琴頭上部扁而寬,呈鏟形向后彎曲,下部開通底弦槽,兩個硬木制弦軸分列兩側,左右各一,軸體呈提琴弦鈕式。琴桿窄而長,為半圓形柱狀體,前平后圓,上下等寬,正面為按弦指板,上端設有山口,下端插入琴箱的方孔中。面板音孔下方置有一個木制橋形琴馬。東布爾的兩條琴弦使用羊腸弦或絲弦。

60多把東布爾全部由何曉親手制作,每一把東布爾的形狀各異,何曉還給它們分別起了名字。比如他最喜愛的這把東布爾名為“布兒金”。“布兒金”在錫伯語中意為天鵝,它的得名是因為琴箱上部形如一只引頸的天鵝。另一把東布爾因琴箱形如弓箭,故名為“錫爾旦”。錫伯語中,“錫爾旦”即為弓箭之意。這些東布爾不僅形狀各異,大小也相差甚遠,最小的東布爾長不過五六十厘米,而最大的東布爾長約一米,酷似一把大提琴。

30多年來,何曉的時間幾乎都花在了這些東布爾身上,“走路都在想,下一把東布爾應該做成什么樣子。”

在東布爾上,何曉花費的不僅是時間,還有金錢。前些年,他的退休工資不高,妻子沒有收入,為了東布爾,他幾乎戒了酒,朋友請客也從不參加,因為吃了人家的,還得請別人。紅白喜事,能不去的他盡量不去,因為去了就要花錢。

可是,只要與東布爾有關,他卻毫不吝嗇。這些年,他為東布爾花了十余萬元,“像瘋了一樣!”他這樣形容自己。

小提琴曾是他的最愛

雖然何曉為東布爾傾盡了心血,但他的前半生卻與東布爾毫無關聯。小時候,母親和舅舅時常彈東布爾,可他連碰也不碰。

真正和音樂能扯上關系的是四年級時,他央求爸爸做了一把四胡。“那時候每個鄉都有秧歌隊,去聽了幾次,覺得四胡很好聽。”這把四胡并不標準,琴箱是用鐵皮制成,外面蒙了一層羊皮。四胡做好后,何曉只是胡亂拉了幾次,就被鄰居的哥哥借走,很快便不知所蹤,何曉也一點兒沒有心疼。

好聽,是何曉為音樂癡迷的唯一原因,他最初迷上的卻是小提琴。

初一的一天中午,他放學路過縣文化館,聽到一間屋內傳來悠揚的琴聲,他好奇地湊近窗戶,踮起腳探頭去看,見一個人在拉小提琴。“小提琴的聲音原來這么好聽,我也要學。”他說。

學琴,最好的方法是參加學校的樂隊。可學校的樂隊招收的都是有一定基礎的學生,任何樂器都不會的何曉根本沒有資格參加。

初中畢業后,何曉考取了伊犁師范學校。教音樂課的關老師畢業于沈陽音樂學院,小提琴拉得極好,一直想學小提琴卻沒有機會的何曉喜出望外,立即拜他為師。

只是音樂課,遠遠無法滿足何曉的渴求。伊犁州歌舞團有幾位錫伯族樂手,每天放學后,他就溜出去聽他們彈琴。為此,他還受到學校的批評。

畢業時,何曉有兩個選擇:去霍城縣當老師或者去烏魯木齊市當翻譯。最好的選擇無疑是當翻譯,而他也通過了考試。可聽說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文工團正在招人,何曉改了主意。

當時的縣文工團只有十幾個人,由于人少,演奏、演唱、舞蹈……每個人都多少要懂一點,何曉也是如此。“這支舞還在給別人伴奏小提琴,下一個節目,又去跳舞了。”何曉說。

雖然如此,何曉還是很開心。因為在這里,他可以學小提琴,這就足夠了。

對于東布爾,何曉還是毫無興趣。畢竟,有那么多比東布爾更好聽的樂器。

再好聽的樂器也是別人的

讓何曉第一次重新審視東布爾的價值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那時,何曉在尼勒克縣民政局工作。

貝倫舞被錫伯族人稱為“生命舞蹈”,東布爾是貝倫舞最傳統的伴奏樂器。然而,由于東布爾音量較小、外形不夠美觀,且只有2根琴弦,演奏曲目受限。隨著西洋樂器的傳入,除了一些老人,沒有幾個年輕人對東布爾感興趣。“當時在縣文工團工作時,團里都沒有一把東布爾。跳貝倫舞時,因為沒有人會彈東布爾,都是用錄音機伴舞。”何曉說。

錫伯族人自己的樂器為什么沒有人喜歡?為了尋找其中的原因,何曉決定回到家鄉。很快,他就找到了其中的原因。“東布爾方方正正的,和其他樂器比起來,不好看也不精致。因為琴箱太小,聲音也不大。”他說。

如何讓東布爾能夠重新被接受?何曉的想法十分簡單,就是讓東布爾變得漂亮起來。1995年起,何曉開始繪制圖紙,在東布爾原來的樣子上,增加一些裝飾物。

1997年,當8把東布爾完成后,他發現,現實離理想還差得很遠,“只是漂亮了一點,可是沒有一點根本性變化。”

在原有的基礎上,何曉繼續進行改良。第二批做了16把,還是不滿意。當時為了省錢,材料盡可能買便宜的,三合板都用過,結果做出來的東布爾太粗糙。一氣之下,他把做好的東布爾全部燒了。

盡管這兩次嘗試都沒有成功,卻讓何曉找到了失敗的原因,因為一直沒有跳出以前的框框。何曉決定讓東布爾換個模樣。

為了東布爾什么都可以豁出去

第一步,就是讓東布爾由方變圓。“絕大多數樂器的琴箱都是圓形,顯然有一定的道理,東布爾為什么就一定是方形。”何曉說。

在材料的選擇上,何曉也挑剔起來,共鳴箱選用當地的松木,面板則是從烏魯木齊市選購的桐木板。為豐富東布爾的表現力,他又打起了琴弦的主意。從2根到3根,從4根到6根,8根甚至16根,只要能想到的,何曉差不多都“折騰”了一遍。最終,他做出了自己滿意的東布爾。

2004年,為保護自己的東布爾,何曉開始申請專利。如今,他已擁有東布爾外觀專利35項,他發明的東布爾還在2004年分別榮獲第四屆國家專利技術優秀發明一等獎和第四屆國家科學技術最佳成果“進步獎”二等獎。

2012年,何曉又自費出版了《錫伯族民間樂器——東布爾琴》一書。出版這本書,需要3.5萬元。因為一下拿不出這么多錢,除了首付的1萬多元,其余的2萬多元,何曉只能每個月發了工資后,寄去一兩千元。“出版社看我這么不容易,最后減免了5000元。”何曉說。

對于普通人,一生能夠出版一本書就已經滿足,可何曉還不知足。近幾年,他又完成了《錫伯族民間文化藝術集成》一書的書稿。書稿中,他收錄了錫伯族圖案藝術、弓箭文化、民間音樂、民間圖案和剪紙、貝倫舞等內容。可幾年過去,出版一本書的價格漲了不少。他打聽了一下,至少需要四五萬元,差不多是他一年的退休工資。“豁出去了。”他說。

為了東布爾,何曉似乎可以做出所有的付出和犧牲。這間東布爾展覽館,就是他像螞蟻搬家一樣,一點點建成的。在一樓的小菜園里,他還準備搭建一間工作室,用于制作東布爾,“死之前,怎么也得再做幾把。”何曉說。

何曉為這些東布爾想好了歸宿。“如果兒子愿意,東布爾展覽館就繼續保留。如果他不想要,就把這些東布爾全部捐給縣文化館。”

而眼前,讓他發愁的卻是東布爾展覽館建成后,誰來看管?籌建之前,他并沒有過多考慮這個問題。或許是因為他覺得,不該過多地考慮這些,他所做的,只是在完成最后一個心愿,再為東布爾癲狂一次……

文/圖 記者 盧鐘

責任編輯:法雅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六合图库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