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頁 > 文藝 > 本土原創 > 正文

祖國山川頌

2019-11-08 10:54 伊犁日報  

我愛祖國,也愛祖國大自然的風景。

我不僅愛祖國的山河大地,就是一草一木,一花一石,一磚一瓦,我也感到親切,值得我留戀和愛撫。

不要去說什么俄羅斯的森林,英吉利的海,芬蘭的湖泊,印度尼西亞的島群了。中國自有壯麗偉大的自然圖畫。

我們有頭頂千年積雪的珠穆朗瑪峰,有莽蒼的黃土高原,有草樹蒙密的西雙版納,有一望無際的華北平原,有一瀉千里的黃河,有浩浩蕩蕩的揚子江,有小興安嶺的原始森林,有海南的椰林碧海,有大西北的廣闊無垠的青青牧場,還有說不盡的江湖沼澤……

我愛我們祖國的土地!狂風曾來掃蕩過它,冰雹曾來打擊過它,霜雪曾來封鎖過它,大火曾來燒灼過它,暴雨曾來沖刷過它,帝國主義的炮彈也曾轟擊過它。不過,盡管受了磨難,它還是默默地堅持著。一到春天,它又蘇醒過來,滿懷信心地展現出盎然的生機和萬卉爭榮的景象。

這是祖國大地對勞動者的回答:光禿禿的群山穿起了墨綠色的衣裳,岡巒變成了翠綠的堆垛,溝谷變成了遼闊蔥綠的田園,沼澤變成了明鏡般的湖泊,險峻的山峰低頭臣服,易怒的江河也愿供奔走。

祖國的山河對我們總是有情的。我們對它們每唱一首歌,它們都總是作出同樣響亮而又熱情的回響。

我時時徜徉在中國古典詩歌的天地里,體會最細微的感情,捉摸耐人尋味的思想,感受鏗鏘的節奏、婉轉悠揚的韻律,領略言外不盡的神韻,更陶醉于詩人們對大自然嘆為觀止的描畫。當我讀到得意的時候,就會不知不覺地反復吟哦,悠然神往。

祖國的語言多么神奇!它的每一個詞每一個字,都同我的生活血肉相連,同我的心尖一起跳躍。

哪怕是最簡單的一句話,也能讓我聯想到一幅幅美麗的圖畫,聯想到一望無際的山川、森林、村舍、田野、池塘和湖泊。

祖國的大自然經常改變它的裝束。春天,它穿起了萬紫千紅的艷裝;夏天,它披著青蔥輕俏的夏衣;秋天,它穿著金黃色的莊嚴禮服;冬天,它換上了潔白而樸素的銀裝。

大自然的季節的變換,催促著新生事物的成長。

這是春天的消息!你瞧,樹枝上已微微露出了一些青色,窗子外面開始聽得見唧唧的蟲鳴了。新一代的昆蟲,正在以人們所熟悉的語言慶祝它們新生的快樂。

繁盛的花木掩映著古墓荒冢,綠色的蒼苔披覆著殘瓦廢磚。人世有變遷,而春天則永遠循環不已,生生不息。

碧油油的春草是多么柔軟、茂盛,充滿著生機!它青青的草色,一直綿延到春天的足跡所能達到的遼遠的天涯……

草比花有時更能引起人們許多的聯想和遐思。

夏天的清晨,薄霧飄蕩的鄉村,姑娘赤著腳,踩著草上晶瑩的露珠,走到銀色的小溪邊,輕輕地汲滿了一桶水。云雀在天空歌唱,霞光照著她的鮮紅的雙頰……

這是多么淳樸的勞動者之美啊!

秋天,到處是金紅的果子,翠錦斑斕的黃葉,露出樹木些微的倦意。

清秋之夜,天上的羽云像輕紗似的,給微風徐徐地曳過天河,天河中無數微粒似的星光明滅閃爍。

在冰峰雪嶺下不也能開出雪蓮來嗎?你看它是否比蕩漾在漣漪的水面上的睡蓮更嬌艷?

暗夜將盡,每一棵樹都踮起腳來遙望著東方,企盼著晨曦。果然,紅光滿面的太陽出來了,它愉快地擁吻著每一個樹梢,它的笑是金色的。

黃昏蹣跚在蒼茫的原野里。最后看見它好像醉漢似的頹然倒下,消失在黑夜里了。明早起來一看,它早已無影無蹤,只看見萬丈紅霞捧出了初升的太陽。

你也許曾經在花下看見細碎的日影弄姿,你也許曾經在林陰道旁看見圖案般的玲瓏樹影,不過,你最好到森林深處去看一看朝陽射進來時的光之萬箭的奇景。

我曾遠離祖國幾年。那些日子,我對祖國真的說不出有多么的懷念。這懷念是痛苦而又是幸福的。痛苦,是遠離了祖國的同志、祖國的山川風物;幸福,是有這樣偉大的祖國供我懷念。

我曾躺在揚子江邊的大堤上,靜聽江濤拍岸的聲音。

最先它不過是雪山冰巖下面滴瀝的小泉,逐漸才變成蒼苔滑石間的細流,然后是深谷里跳躍著喜悅的白色浪花的溪澗。它在成長,在變幻,一時它是縈回在牛羊牧草之間澄澈的清溪,一時它又是沸騰咆哮、素氣云浮的瀑布,一時它是波平如鏡、靜靜地映著藍天白云的湖泊,一時它又是飛流急湍、奔騰在崇山狹谷之間的險灘。不知經歷了多少曲折和起伏,最后它才容納了許多清的和濁的支流,形成了茫若無涯的、浩浩蕩蕩的大江。

我也時常約伴去登山。

我們登上了山頭,回頭看看所經過的曲折盤旋的小徑,看看在腳下飛翔的鷹隼,就不覺要高呼長嘯。

爬過幾個山頭以后,又看見前面還有更高的山俯視著我們。登上最后的頂峰,周圍是聳峙的峭壁,突兀的危崖,嵯峨的怪石,挺立的蒼松。腳下是蒼茫的云海,云海的間隙中是縮小了的村鎮,是游絲一般通往天邊的道路……

我們曾在大海的近旁度假。

碧綠的海水吐著白茫茫一片浪花,蔚藍的天空像半透明的碧玉般的圓蓋覆在上面,海鷗翱翔在晴天和大海之間。太陽就睡在我們的腳下。

還有黃果樹的瀑布。

遠離瀑布還好幾里,就先聽到丘壑雷鳴,看到霧氣從林中升起。走近一看,只見一股洪流直沖而下,在日光映射下,像是懸空的彩練,珠花迸發,有如巨龍吐沫;水沖到潭里,激起了沸騰的浪花、晶瑩的水泡。大大小小的水珠,隨風飄蕩,上下浮游,如煙如霧,如雨如塵,浸人衣袖。上有危崖如欲傾墜,下有深潭不可逼視。轟隆的巨響,震耳欲聾,游人打著手勢在夸張地交談,卻好像失去了聲音。

生平到過不少的名山大川,但在我的腦海里印象最深的還是我家鄉門前的小溪。春天,秀水漲滿,橋的兩孔像是一對微笑的眼睛。細雨如煙,橋上不時有人打著雨傘走過。對岸的紅棉樹開花了,燕子在雨中飛來飛去,還有一陣一陣的風,吹來了斷續的殘笛……

小溪流唱著愉快的歌流走了,它將沖擊著一切涯岸流向大海。靜靜的群山,則仍留在原來的地方,目送那盈盈的水波遠去。

流水一去是絕不回來了,但有時也會化作一兩片羽云瞭望故鄉。(黃藥眠)

責任編輯:王楊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六合图库开奖结果